混滚筒裤衩

缺粮

【POT - TF】婚后试爱(ABO,先婚后爱)54

越来越话唠的十里:

※ ABO,先婚后爱


※ 轻喜剧流水账路线,OOC有,严重OOC请提示,普通OOC请多担待


※ 挤着时间更新,努力往完结的方向挪动……




前文:【1】【2】【3】【4】【5】【6】【7】【8】【9】【10】【11】【12】【13】【14】【15】【16】【17】【18】【19】【20】【21】【22】【23】【24】【25】【26】【27】【28】【29】【30】【31】【32】【33】【34】【35】【36】【37】【38】【39】【40】【41】【42】【43】【44】【45】【46】【47】【48】【49】【50】【51】【52】【53】




***




28.


 


手冢赶到出版社时,恰好碰上疾驰而来的忍足。


“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下了车,还未来得及走向手冢,忍足高喊着问。


“还不清楚。”手冢脸上带着少有的不冷静,他深吸一口气,沉声说,“警方已经在找那个人在哪里了,我想先搞明白不二今天的行程……”


“我明白。”忍足拍拍手冢的肩膀,“我告诉菊丸了,他已经在确定了,上去吧。”


手冢点头,与忍足一同往出版社里奔去。


尽管心急如焚,可手冢清楚,此时此刻最不能乱的就是自己。


裕太告诉他这件事的时候,那一瞬间他脑袋一片空白。他所做的一切,努力了这么多,只是为了让不二远离险境。他以为将不二推开就能一劳永逸,现在他才发现,这不过是掩耳盗铃。


症结所在,还是必须要解决这个危险因子,才能真正地让他所在意的人过得平安。


那一瞬间过后,手冢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裕太已经做了所有他所能做的事情,所以手冢让他回家,先尽量瞒着不二家里的人,瞒不下来尽力安抚。手冢则第一时间联系真田,并且寻求他所信任的朋友的帮助。


“不二是得罪了什么人?绑架?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在他的身上?”忍足在前带路,边走边喘着气问。他所认识的不二,即便在如何出众,也不过是寻常人家。他实在想不到不二竟然会被卷入这种事情中。


手冢沉默了一阵,沉声说,“不是不二,是我。”


忍足惊诧地回头望着手冢:“你?”


“详细的之后再说。”手冢没有给忍足发问的机会,“等不二平安回来,我会一五一十地跟你说清楚。”


此时两人已经赶到了不二和菊丸两人办公的地方,还未走进办公室,就听见里头的菊丸一声惊呼:“什么?不二没有赴约吗?”


听到这句话,手冢和忍足面面相觑,不约而同加快脚步,飞奔到办公室。


菊丸正通着话,他侧着头,把话筒夹在肩上,另一手则随时准备着记录重要的信息:“就是说,不二本来是约了2点在你家见面的,但是他一直都没有出现?”菊丸回头看了忍足一眼,示意他稍等一下,“呃……没有,他没出什么事……嗯对,好,谢谢你了。”


菊丸放下电话,忍足一步跨前,追问:“怎么样?”


“你们刚刚也听到了,不二没有去赴约。”菊丸急得双眼发红,“他今天不到中午就出去了,结果在去作者家途中就出了事。”


手冢追问:“不二几点出去的?”


“11点多吧。”菊丸抽着鼻子说,“他准备走的时候手机没电,我还把我的手机给了他……”


菊丸这时才想起这件事来,他瞪着眼看着手冢和忍足,惊叫着语无伦次道:“手机!我的手机,我把我的手机给了不二!定位……主要手机没有关机,我都能定位!”


这无疑是此时得到的最好的消息,这头菊丸已经拿起自己的手机手忙脚乱操作起来,忍足在一旁帮衬着。手冢只等着菊丸找出地址就赶过去,却在这时接到了真田的电话。


“我们找到了那个人可能在的地方。”


就在同时,身旁响起菊丸惊喜的叫声:“找到了!”


另一头的真田听到手冢身旁的杂音,问:“手冢,你在哪?”


“不二工作的出版社。”手冢说,“我知道了,真田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


知道这一次自己无论如何都阻止不了手冢的行动,真田只能沉声劝道:“我知道了,我们在那里汇合。”他还是提醒了一句,“手冢,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

手冢听了真田的提醒,终究还是没有回话,他沉默了一阵,直接把电话切断,径直奔出了办公室。忍足见状,让菊丸把地址发到自己的手机上,就要追着手冢而去。


菊丸也想跟着去,却被忍足拦住:“菊丸,你等着消息,别去添乱。”


看着忍足一脸严峻,菊丸此时也不敢闹性子,点点头,把地址发送到忍足的手机上。忍足确认过后,与菊丸挥了下手,权当暂别:“很快回来。”


忍足紧随手冢的脚步到了出版社门外,眼看手冢就要上车离开,他忙冲上去挤进副驾驶的位置。手冢没心思理会忍足的举动,脚下猛地一踩油门,车子飞奔而去。


忍足狠狠地喘了口气,将地址按出来让手冢看了一眼:“地址都不知道,你还想到哪去找?”


“警方也已经找到这个地址了。”手冢说,他双手捏紧了方向盘,尽自己最快的速度往目的地赶去。


忍足叹了口气,担忧地注视着自己的好友:“我知道了跟你说别担心是没有任何的用处,可是你目前的情绪只会给事情添乱。手冢,你要冷静一些,你要相信,警方一定会让不二平安回来的。”


“不二不会有事。”手冢说。


“他当然不会有事。”


手冢没有理会忍足安慰性的附和,接着说:“那个人的目标是我,只要我出现,他不会对不二动手。”


“手冢?”


忍足的话没有机会问出,手冢的电话响了起来。手冢空出手来按了免提,那头传来沙沙的电流声,却没有人说话。


手冢眉心微蹙,警惕着问:“谁?”


“手冢君……”


这声音忍足听着陌生,他疑惑地看向手冢,竟发现手冢的神色是前所未有的严峻。


手冢沉吟一阵,方才喊出对方的名字:“不二……由美子。”


“我逼着裕太告诉我了。”由美子沉声道,“我不会问你怎么样做,也不会在现在赶去那里添乱。爸妈他们还不知道这件事,我会在家里稳住他们。”


“……麻烦你了。”


“但是,你要知道,这并不代表我相信你。”由美子声音有些哽咽,“如果你确实保护了周助,他就不会遭遇这种事。”


“……抱歉。”


由美子深吸一口气:“我只要周助平安回来就好。”她顿了顿,“还有你,和你们的孩子,都要平安回来。”


一直旁听的忍足惊诧地瞪大了眼,待那一头挂掉了电话,他才惊讶地问:“不二怀孕了?”


手冢咬着下唇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
不二怀孕的情况,他完全不知情。他可以想象,不二必定是想要等所有事情完结,等到他们再聚在一起,他才把这件事,这一件喜事,当成惊喜一样告诉他。他想起几日前不二对他说的惊喜,他不确定不二指的是不是这件事。如果是往日,他必然会觉得这是天降麟儿,而如今,不二身上揣怀着这样的秘密,却身陷险境,只能令他更加自责。


手冢的神色清清楚楚地告知忍足,他并不知道这一件事。这一下,忍足也不禁为不二捏了一把汗。既然手冢不知情,那么绑架不二的人很可能也不知道这件事。如果真如手冢所说,对方的目标其实是手冢,那如果不二的秘密不被泄露,那不二的处境可能还相对安全一些;如果对方知道了,那会发生什么事情,忍足完全不敢想象。


忍足转头看着手冢,迟疑多时,最终还是问出口:“手冢,为什么你会觉得,对方的目标是你。”


 


“我要的是一句道歉,他承认他错了,承认他当年不该翻案。”


一直沉默的对方忽然冒出了这句话,不二默默抬起头,凝视着对方。


“本来我马上就要升职,有大好的前程。如果不是手冢国光翻案,我也不会被逼着送进监狱。”


不二越听越糊涂,可他还是抓住了点关键词:“被逼?”


“如果不是他,我不会入狱,我老婆孩子不会离开我。现在我出来了,也是被人胁迫着,我这一辈子,全是给这个人毁了!”


不二越听越糊涂,他相信手冢不会冤枉好人。但当年的事情他并不知晓,更无从得知事情的经过究竟是如何。他注意观察着对方,试探着问:“如果说你是无辜的,为什么当年不上诉?”


那人听了,冷哼一声:“上诉?就算我上诉,最终进去的一样会是我。”他站起来,走到不二面前,蹲下身看着不二,“我不打算对你做什么,只要手冢国光承认错误,那我就会放你走。”


这么简单?不二心中存疑。如果只是要这样,那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地将他绑来这里?而且,要手冢承认错误这件事,不二始终相信手冢没有做错。而且,不说这件事的真相究竟是怎样,手冢如此性格的人,怎么可能会昧着良心承认这种莫须有的错误?


然而现在,他不能激怒对方。这种时刻,他只能保持沉默,并且相信,手冢定然会想到方法,把自己从这里带走。


想到这里,不二不禁放松了表情,嘴角微微显露出一丝笑意。


 


—果然进了最后,小剧场都写不出来了—

评论

热度(198)